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静静的三峡静静的好人
作者:黄色动力伞 聽聽发布时间:2007-01-08 01:25 聽聽访问次数:134

  贾樟柯摈弃官方语言中最常见的锣鼓喧天的场面,用细枝末节处的平易纪录还以移民们话语权,比如拆迁办工作人员一句“两千年的一座城两年拆掉怎么会没问题”,比如韩三明的房东被迫从原来的住所搬到桥洞底下,比如拆至一半的墙面上还留着张周杰伦的海报等等。
  
  我在想外星人坐UFO离开三峡的原因是不是嫌这个地方太安静了。
  韩三明站在岸边面对长江,一言不发只是皱着眉头,摇过去赵涛饰演的沈红抬头看天上,一手擦汗一手遮太阳。这是唯一一次两个人紧密地出现在上下两个镜头里。这两个山西人一个是矿工寻找女儿并与前妻复婚,一个是年轻护士找寻丈夫并与之分手。贾樟柯给他们的交集是一座UFO划过天际。
  影片前20 分钟,韩三明的沉默总是让我担心。这样不说话的一个人,不起眼到好像随时会从镜头里消失一样。后来出现了个“小马哥”,学着周润发的样对韩三明说“放心!这儿有我罩着你!”。观众笑,贾樟柯的片子里大约很少出现有如此喜感的人物,他略带夸张的台词把韩衬得更加迟钝。
  沈红亦是。片中她几次拿瓶子灌水喝,似乎是要努力平息心中焦躁一般。有一场早上的戏,她坐在丈夫的朋友(王宏伟客串)家中不停擦汗,最后干脆站起身面朝风扇,脑袋耷拉着,显出炎热下的困倦。直至找到丈夫,两人也只是在大坝下跳了一只并不优美的舞。沈的肢体僵硬,似乎想在最后来一场煽情的告别却调动不出足够的情绪。
  这两个为寻找而来的山西人都是安静的出奇,看人时眼睛不闪耀,说话时不吐露悲喜。贾樟柯用疏离却不冷漠的镜头纪录下他们的沉默与缓慢,时而韩三明从一座废墟走过另一座废墟,时而沈红站在一个空的建筑物内喝水,窗框正好充满屏幕,将内部的静止和外面的嘈杂分割开来。
  作为两个局外人,韩和沈不同程度的进入了三峡百万移民的生活,并以自己的相对静止和整个奉节的剧变形成有趣的映衬。片中多次出现工人们在峡谷两岸标示“三期水位线”字样,好像在缓缓前行的旋律中突然出现一个强有力的鼓点,暗示节奏的存在和末尾的即将来临。
  在此种仓皇的背景下,一幅三峡移民众生图呈现于观众视野。他们声音表情不尽相同,或挣扎,或隐忍,或木然,或牺牲,皆代表了巨变中移民们的某种选择。贾樟柯摈弃官方语言中最常见的锣鼓喧天的场面,用细枝末节处的平易纪录还以移民们话语权,比如拆迁办工作人员一句“两千年的一座城两年拆掉怎么会没问题”,比如韩三明的房东被迫从原来的住所搬到桥洞底下,比如拆至一半的墙面上还留着张周杰伦的海报等等。
  对于整个城市的巨大搬迁,一部电影当然不可能做到无所不及,但可贵之处是,镜头中的每个移民都在真切的发出声音,正如每一个灵魂都脚踩大地,虽各有姿态却以同样的诚实和不浮躁面对生命中的变迁。
  整个奉节都在经受爆破,重锤,大楼倒塌,水位上涨,韩三明、沈红和穿插在他们故事中的三峡移民却在尘土飞扬中默默坚守自己的原则,它们关乎亲情,关乎爱情,关乎责任,甚至关乎生存。这是好人们的原则,不同于善恶的区分。
  贾樟柯用“烟、酒、茶、糖”四个标题将影片分成四段,对此他说是刻意营造出叙事的断裂感,也正暗合了影片的英文名“Stilllife”(静物)。这四个在日常生活中平常得几乎要被漠视的静物,在片中被赋予了符号性的意义,它提示我们在另一种生存状态中,最普通的物质所可能起到的最关键性的作用——正如三峡好人们一样,安静而饱含力量。
编辑: 晃二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