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淹没在城市中的旧铁轨·历史的足迹
作者:游思行 聽聽发布时间:2006-12-07 23:41 聽聽访问次数:180
  这是埋没在武汉这个城市中的一道铁路,它从沙湖边开来,横穿徐东大街,拐弯抹角地插入一家工厂的铁门里。城市的发展将工业挤向郊区,只有它如同苦行僧留下的足迹,尚未被沙漠般蔓延的城市所抹拭。地图上找不到它的痕迹,然而它确实存在,仿佛不值得写入正史的市井小民,只等后人将他们从泥土中挖出来,才能得以闻名遐迩。另一方面,它并未完全被抛入历史,据说它还能拉货,沿线的居民可以在午夜听到烧煤的机车哗啦哗啦地开过去,那感觉,“吵得要死!”,居民们达成了共识。工厂墙上挂着“限速5公里”的标语,姑且认为是“限时速5公里”吧,那么它将走得跟人一般快,因此安全系数颇高。骑车的人也尽可放心,不会让它追尾之外,还能追了它的尾。
  如今是白天,铁轨在失去它原本意义的同时,形成了另一种意义:在当地人看来,它引向一个熟悉的家;在外人看来,它引向一个陌生的空间。商务大楼的建设者依旧“全副武装”,住在破墙内晦暗的小屋里;卖包子的店主百无聊赖地目送行人,他的鸡却四下逃散;工人们有铲不完的垃圾,反倒是垃圾掩埋了他们。铁路不使他们增色添彩,也不会让他们太过暗淡无光,只是他们一出门,刚好一脚踩到枕木上而已。

1、他将这车东西拖到一个制作铁柜子的工厂,试图卖个好价钱,车上最值钱的东西大概是那半截小汽车门。

2、小孩身着“KID JOK”07号坎肩,与世界杯接轨;他仿佛一列小火车,在路上一步一颠地跑,同时与铁轨也接了轨。

3、男人出外工作时,女人搬出小凳,在铁道旁扎下来,聊着天,伺候着小孩。

4、归家的人与盼人归家的狗。

5、铁路上的童年。学校,就在铁路边。

6、大伯施肥,大妈歇息。她从三百米开外挑了两桶粪过来,大气不喘一口;道上野草深得恩惠,一派欣欣向荣。
编辑: 左岸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