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反击“武训”翻案风:政府的事民间你瞎忙个啥?
作者:潘小彘 聽聽发布时间:2006-12-07 23:23 聽聽访问次数:261

  2006年12月5日,是武训逝世110周年的纪念日。来自国内的200名专家学者12月1日至3日齐聚他的老家山东冠县,举行第三次全国“武训精神”研讨会。武训,清末人,从小贫困不识字被人欺负,决心办义学,他乞讨办学三十年而不懈怠,被人称之为“千古奇丐”、“贫民教育家”。1951年,赵丹主演的电影《武训传》却遭到了毛泽东的批判。三十多年后,人们才得以为电影《武训传》和武训翻案,最近的主流言论认为,“当代弘扬武训精神,对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发展慈善事业,推动社会主义教育事业发展,都有着重要意义。”(此言见《大众日报》2006年12月3日)
  毛主席的批判把思想艺术的问题上升到了政治问题,使得《武训传》的编导、演员们在电影拍摄之后的三十年的时间里遭受沉重的打击。这是令人十分痛心的事情!即使我对毛主席的批判上升到政治的高度这种做法十分不满,但是毕竟作为一个在历史上产生过积极影响的人物,其对武训的批判必然有其合理之处。也就是说,如果不考虑作为政治问题的武训批判事件,而纯粹从思想的角度看,武训的行为是不值得提倡的,武训精神也是不应该弘扬的!甚至,我还要说:我们这个时代是更不应该有武训出现的!
  毛主席教导我们:“象武训那样的人,处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和国内反动统治者的伟大斗争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反而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宣传封建文化的地位,就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见《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此为1951年5月20日《人民日报》社论)
  我不得不说,以造反、叛逆性格著称的毛主席,对武训那种在旧体制下“献爱心”的行为是不可容忍的,因为他更希望来个彻底的变革,让更多的人上得起学——而不是靠乞讨、募捐得来的那点钱资助的那几个人!他做到了吗?事实上,在我党建国初期,人们的受教育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改观,很重要的一条,那就是为旧社会远离庠序的广大贫苦百姓提供了公平的受教育机会。
  但是,历史又在无情地轮回,今天的中国,九年义务教育年年都在普及,因为仍然有着不可胜数的失学儿童流失在课堂之外;今天的中国,高额学费将大学的门槛砌得如同一堵高墙,将没有金钱架梯子的寒门子弟排除在外;今天的中国,富裕的人们、不富裕的人们都被卷入了一场由“爱心”、“助学”、“扶贫”、“希望”等等关键词组成的慈善行动中去。不论是有着官方背景的中青基,还是成百上千的民间团体、以及许多私人的助学行动,他们的行为愈来愈在受到人们称赞的同时,也受到人们的质疑。近日孙俪助学事件即是一例。
  我对许多慈善行为也有一种莫名的怀疑与不安。请宽恕我的鲁莽与刻薄吧,善良的人们。我还在大学里的时候,我就看到很多好心的大学生去贫困山区做调查和支教的行动。我很怀疑他们这种短期突击的行动所能带来的效果,坦白地说,我偏执地认为他们中有的人就是猎奇、就是游玩,或者把这样的事情当作可资炫耀的资本,而且去了不一定能助学,相反还干扰了人家的学习。也许我说这样的话会被人批得脸红:你这个只知道说风凉话的家伙!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怀疑,甚至希望官方的、民间的助学行动消失得越早也好。我之所以深深怀疑助学行动,从本质上来说并不是对行动本身,而是这些行动已经越过了它所应遵循的轨道——这不是指官方背景的、民间的这些助学组织暴露出来的管理漏洞等问题——而是说它承担了不该它承担的责任,在很多情况下它直接代替了政府该做但是总是没有做的事情——谁叫咱们政府领导忙啊?他们正在忙于做城市广场、搞文化庆典、出国考察、公款招待呢。
  所以,其结果就必然导致助学行动只能解决少数幸运人的问题,根本不可能解决大多数失学者的问题。也就是说,不论是有着官方背景的助学机构还是民间组织和个人,他们都是在做武训的事情!武训是在乞讨办学,而这些机构、组织和个人的筹集善款难道不也是另一种乞讨吗?只不过前者做得卑下,后者做得光彩一点而已——再次请善良的人们原谅我的刻薄。这也正是我为什么要在文章一开始就学习毛主席这篇批判《武训传》文章的原因了,我想,毛主席泉下有知,以他的性格,他一定会对时下的“武训”翻案来个反击的,这不,我就代他反击一下吧:  
  “象武训那样的人,处在时下中国人民遭受房改、医改以及教改的痛苦呻吟的时代,根本不去触动这些病痛的根源及其产生的毒瘤一根毫毛,反而醉心于宣传爱心助学,抢着干了政府该干但就是不干的事情,这种不把政府放在眼里的恶劣行为,难道是我们应当歌颂的吗?”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