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胡言专栏]有没那种命?
作者:胡言 聽聽发布时间:2006-12-07 22:53 聽聽访问次数:168
  对不起,这期我不想回信,我谈下我自己吧。
  大约两周前,从武汉辞职,跑去广东河源,三天后再决意把自己从河源拎回武汉的家中,“躲进小楼成一统”。我承认,我未曾料想要面临这么多的蜚语流言。
  很多善意的劝解,夹杂很多恶意的猜测,还有更多的人等着看笑话。在乡亲们看来,一个有班不好好上、有事不好好做的小孩在他们有些狭隘、劣根性的价值观念看来,这事多少有些不可理解,或者说这个小孩多少有点异类、不正常。更可恨的事,这其中还包括我老爸,一个同年人中为数不多的上过高中,在我们村勉强还算有见识的老实农民、木匠,不过现在,十年间在破坏性地开坏三台新农用车后,他的职业成功转型为一名称职的拖拉机手。
  这样说吧,我家所有事务,无论大小,都是只上过二年级的老妈(据说当时老妈成绩很好,可是身不逢时逢家,因为要照看年幼的舅舅而辍学)拍板决定。老爸的地位只相当于中国特色的政治养老院里面的政协、人大代表一样:举举手,拍拍手,提提意见。在我破天荒地考上大学,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之后,老爸家中参政议政的权力也逐渐被我取代,成了说话最无份量的民间人士。
  绕这么远,说这么多,你该明白我的意思是说:老爸在家里其实没有话语权,甚至可以忽略不计,顶多相当于我外交部发言人常说的对某事表示强烈的抗议和保留进一步采取行动的权力,不过是做戏,表明一些态度而已。果然,老爸的的反对意见被老妈无情的镇压。虽然内心反对,但老妈还是平静地说,“反正我每天在家都要吃饭,又不多一个人吃,你自己的事自己想好”。这些天来,每天做好饭后,叫我下楼吃饭,成了老妈额外的农业负担。
  这个周末,上高三的老弟回家,和当年招呼我一样,老妈一大早买回排骨,炖汤。拼命的给我俩碗里加肉盛汤。老弟的成绩不好,通过找熟人给办了个体育特长生的名额,每天练体育很辛苦,所以老妈每月都会等他回家时熬排骨汤。吃饭时,我问起老弟9月调考的成绩,结果他给了我一个令我瞠目结舌的答案,750分的总分他考了280分,没有一门科目及格,比当年韩寒还韩寒。当我吃惊地问:怎么考这么低?结果他平静的说,“这么说吧,我们班58人,我这个分数排37名。”我当时差点没被一口排骨汤噎死,我想如果我有眼镜,当时肯定碎片一地。
  听老妈说,虽然成绩不好,老弟却很用功,每天早上5点办起床跑步练体育,晚上还经常开夜车搞学习,只是成绩一直不见长进。在老妈看来:同是她生的,读书是各人的命,要看天分,显然,老弟没有这个天分,但是他自己在努力,即使知道徒劳无功,家里也是尽力而为,考不考得上是各人的命。
  快要吃完的时候,闷在一旁喝酒的老爸突然说,“你们俩个不能都考上武大了,那时就没钱读书啦”。老妈笑,老弟笑,我也笑。当然,我知道,老爸不过当作一个笑话,说说而已。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