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噪音美学:Somewhere only we know
作者:噪音美学 聽聽发布时间:2006-11-08 09:52 聽聽访问次数:139
  Somewhere only we know
  
  I walked across an empty land 我经过一片空旷的土地
  I knew the pathway like the back of my hand 我熟悉那些小路如同熟悉自己的手背
  I felt the earth beneath my feet 我感觉我脚下的大地
  Sat by the river and it made me complete 站在河边,这让我感到满足

  Oh simple thing where have you gone 那些简单的东西都去了哪里
  I'm getting old and I need something to rely on 我已经渐渐变老,我需要一些东西可以依靠
  So tell me when you're gonna let me in 那么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接纳我
  I'm getting tired and I need somewhere to begin我已经渐渐疲倦,我需要从某处重新开始

  I came across a fallen tree 我遇到一棵衰老的树
  I felt the branches of it looking at me 我感觉到所有树枝都在看着我
  Is this the place we used to love? 这是那个我们曾经爱过的地方吗
  Is this the place that I've been dreaming of? 这就是那个我曾经梦想过的地方吗

  Oh simple thing where have you gone 那些简单的东西都去了哪里
  I'm getting old and I need something to rely on 我已经渐渐变老,我需要一些东西可以依靠
  So tell me when you're gonna let me in 那么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接纳我
  I'm getting tired and I need somewhere to begin 我已经渐渐疲倦,我需要从某处重新开始

  And if you have a minute why don't we go 如果你还有时间为什么我们还不走
  Talk about it somewhere only we know? 那些我们谈论过的只有我们才知道的地方
  This could be the end of everything 这将会是一切的结束
  So why don't we go 为什么我们不走
  Somewhere only we know? 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
  Somewhere only we know? 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

  简单的翻译了这首歌的歌词,自己都被感动。对Keane,其实算不上很喜欢。不过他们出的两张专辑,其中确实不乏优美动听的曲子,虽然没什么大明大义、号召呐喊,但是对于柔软的心脏来说还是一剂甜美的安慰剂,如同他们的这首被我拿来当文章标题的歌曲——《Somewhere only we know》,对于《知道》,这也是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
  英国最新锐的摇滚杂志《NME》,有个很特别的版块,名字就来自本土乐队Keane的成名曲《Somewhere only we know》。这个特别的版块有时候会放一些老照片,有时候则是一些乐队乐手或者乐迷讲述的文字,但都是那些发生很在多年前显为人知的摇滚细节,比如OASIS乐队的主唱Liam,就在一次巡演途中的小旅馆,被记者拍下了他很少表现的另一面,就是趴在地板上像个孩子一样睡觉,下面只有一段简短的文字,“Liam难得安静的时候”,认识这个乐队的朋友应该就知道,平时在公众面前的Liam是怎样的桀骜不逊,看到这样的图片和文字,是fans们都很高兴的。看杂志的时候,除了“巡演日记”以外,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版块,除了可以看到很多自己喜欢歌手的另一面,还有一种窃喜的心情在里面,仿佛安全地偷窥到了某种自己很在意的事情,并且暗中跟那些照片或者文字的发布者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同盟关系——“这是只有我们才知道的地方。”
  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一个地方,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地方,只愿跟最亲密的人分享的地方,而这个最亲密的人,未必是你的恋人,也未必是每日与你同行的人。
  好了,现在才是开始,如果觉得前面与今天的主题无关,那么大可略去不看吧。为这个我曾并将继续与那些或冷静或睿智或深沉或搞笑的人一起努力过的,只有我们才知道的地方,《知道》,写下点什么。
  正式加入《知道》的创作团队,是在今年一月。现在想起那些才一年不到的事情,多少还是有点成就感:陆续写了一些稿子,共享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用仅有的音频编辑技术制作了简单而又充满激情的音乐广播《Music Actually》。经常是在交稿的前一天,才匆匆完成任务,虽然大家并没有催促,但是对于《知道》以及其他编辑来说,自己还是感到很汗颜,因为自己在期间投入的心血,跟他们相比微不足道。
  《知道》的成员天南海北,其中有很多人甚至都没见过面,但是为了一个目标大家走到了一起,为这个地方各尽其力,这种无形的羁绊和联系,或许在《知道》的两周年,十周年,甚至更久,成为一个美丽的回忆。那时候精神憔悴面色苍黄的各人,想到现在的满怀激情,年轻的梦想,这些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渐失去的东西,能泛起一个满脸皱纹的笑容,就因为在年轻的时候,跟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有一个只有我们才知道的地方。
  真的希望,今天拥有的东西,那时候依然在——音乐,朋友,《知道》,噪音美学。
  就把这些稀稀拉拉的胡乱涂鸦,献给《知道》的一周年!
                      (作者系本刊音乐栏目编辑)
编辑: 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