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知道》这一年:语录
作者:本刊编辑部 聽聽发布时间:2006-11-08 00:47 聽聽访问次数:188

  在未来之路,《知道》愿意和大家一道成为“知·道”一员,勇敢承担起知识分子和布道者所应有的责任,勇敢承担起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以及可预见的行为后果。
        ——本刊发刊词

  每月的8号都是美丽的一天!
        ——《知道》主编洛烨

  当跨过稚气的童年和血气方刚的青年时期后,“理想”是不容易启齿的词语组合。在为吃饭奔波的过程中,曾经的理想可能不断变更为天天吃鲍鱼或者买房买车或者结婚生子家庭美满。
        ——朝北《生活不痒 理想有病》(第1期)

  我们远走
  可曾找到要去的地方
  我们流浪
  何处是梦里故乡。
        ——此时彼刻《人生如边客,浮生半日闲》(第3期)

  所有的路都通往家园;所有的行走都只为相遇。是啊,聚聚散散,或许只是为了某一刻的驻足。
        ——边客的理念《人生如边客,浮生半日闲》(第3期)聽聽



  “为人民群众服务是我入党的唯一目的。”
        ——《选调生:阳光总在风雨后》(第6期)

  “大家好,欢迎收听这一期由噪音美学和ZOE主持的节目Here comes rainy season”
        ——《知道》王牌音乐栏目《Here comes rainy season》闪亮登场(第6期)

  不知道胡先生是否知道现在在海南和上海买个房子分别要多少钱呢? 车子呢? 念大学呢?
  哦,你住中南海。
        ——狂花《康有为,车大炮不尝?》(第6期)

  摇动手头幸存的创刊号和cap帽, 向北京致以最挺拔的中指问候。
        ——陈封《<滚石>中文版, 史上最短命的杂志》(第6期)

  烧楼打人也爱国?
        ——作为法律人的萧瀚在第6期的文章中认为:“五四”运动无疑取得了巨大胜利,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就粉饰“五四”运动中那些错误甚至犯罪行径,更不能为了意识形态的需要,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不想结婚?那就玩一夜情或者一见钟情吧。”
        ——胡言《不想结婚,那就玩一夜情吧》(第7期)

  “无论干那一行都需要勤奋和耐力,同时娶六个女人也是如此”
        ——纸箱子《西门之死 》(第7期)

  “小女子生性爱吃,在开封是这样,到武汉是这样,来到广州依然是这样。天下美食皆为我所享用的感觉太好了。”
        ——苏三《吃在广州》(第8期)

  这个灾难是个很深刻的教训,由毛泽东来负责……
        ——在文革四十周年,英国BBC中文部采访了炮制文革中第一张大字报的聂元梓,她回答道。见第8期《历史在何处沉思》

  有这样一副漫画写:只要有人对你说他很忙,就等于向你宣布你对他不重要。或许吧,这个时间点谁能不忙呢,而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里的份量永远都没有他口头上说的那么重要。爱情永远不会在原地等你。
        ——胡言《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第8期)

  我很多时候会想,我们的国家明明经受着无数的考验,我们的人民明明足以愤怒甚至暴动,为什么我们的社会照样平常无奇地运转,我们的人民依旧无关痛痒地活着?是我们天性乐观,还是我们自觉卑微?社会财富的拥有者具名而隔离地生活在视线之外,无名的底层人民日日现身在街头巷尾。电缆厂的员工新年聚餐会上,那个握着话筒高唱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继往开来富起来的阿姨,那些散坐着听吹号唱着献上洁白的哈达的铅中毒在郊区医院疗养的工人们,每个人都那样质朴而自足,所取甚少,所获亦少。有关愤怒与暴烈的问题,无解。
        ——闲似前身《钢铁的命运》(第8期)

  “那时咱唐山人见面,都不说话。看见熟人,一个伸出仨指头,一个伸出一指头,那就是在打招呼呢。‘三个指头’的意思是说‘我们家砸死仨’,而‘一个指头’的意思是‘我们家只剩我一个’”
        ——韩溪《浴火的凤凰——韩溪专访》(第9期)

  “杂文家在制作时事评论的时候,不能够断章取义;散文家在撰写时事评论的时候,不能够借题发挥;小说家在分析新闻事件和新闻观点的时候,不能够编写故事或者观点,自言自语。”
        ——乔新生《时事评论写作的方法问题》(第10期)

  “我总觉得他(鲁迅)是一个比较懦弱的人,国家需要的时候,却躲起来,在别人的保护下,假装写写东西”
        ——小鹿《八零后眼中的鲁迅》(第11期)

  在学校,同学对我的认定就是一个过气的少年作家,他们到处拿我的名字招摇撞骗,说蒋方舟和我很熟,可是人家没有半点反应,他们就下了蒋方舟已经过气这个结论。
        ——《蒋方舟:不写作是一件太奇怪的事情》(第11期)

  “牛逼”这个词私下觉得还是过于那个了些,有没有可以替换的呢?
        ——针对《知道》编辑“贺教授不仅演讲牛逼,而且文章亦牛逼!”的评语,贺卫方先生回应道。

  “看我们争什么呀,如果是纸质的,印刷完了就完了。”
        ——某期杂志出刊之后作了些修改,耿荡舟对洛烨说

  “现在做《知道》,越做越激动”
        ——杂志创刊前,朝北短信对洛烨说
编辑: 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