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洛烨:坚守与突围
作者:洛烨 聽聽发布时间:2006-11-07 23:19 聽聽访问次数:151
  承认《知道》处于困境之中也并非一件难事,因为我觉得《知道》一直都在困境之中。《知道》创刊已经一年,老实说,《知道》的发展和我当初创刊时畅想的有所差距,而这个差距并非不能接受。
  《知道》创刊之初,《知道》团队就杂志的定位、方向等各方面都做了深入的讨论并达成共识:我们所要的《知道》是不同于一切杂志的电子版化和网络的杂志形式化,我们要做的是一本“网络”杂志,即糅合网络的强的互动性、海量性、多媒体等特性和杂志在信息梳理、综合报道、深度报道等方面的优势。然而,一年之后,《知道》被批评为是互动性最差的一本“电子杂志”,这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我甚至觉得,如果没有后来的噪音美学和ZOE的音乐栏目,晃晃的私人DV,那么,这本杂志几乎就是纸质媒体的简单电子化。质量而言,除了封面的创作一直保持较高水准,其他栏目起伏均比较大。
  上述方面原因加上缺乏良好的宣传推广模式和计划,《知道》目前为止影响力十分有限。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知道》的影响却几乎以最原始的传播方式——面对面的传播方式——延伸出去(甚至不能用扩散二字),以至到现在它的主要读者还是一个很小圈子之内的人群。《知道》第5期对选调生报道一度引起网上关注,但可惜的是我们并没有抓住机会,后来两期开始进入疲软状态,第8、9、10期更是连续陷入浏览和访问低潮。虽然我们并不希冀这本杂志能够在多大的程度上给我们带来世俗的名声和现实的利益,但“影响年轻人”是我们办刊的最初动力之一,连看的人都没有,谈何影响?这不能不说极大地打击了我和我的同事们,知道团队内部气氛相对消极。危机之下,我们开始考虑增加人手,第11期开始做了较认真的策划,出刊物后注意推广,人气才开始回升。像《鲁迅,无法继承和超越的传统》、《世间已无周树人》等文章也被不少网站转载。第十二期由于策划与操作出现脱节,使得主打栏目封面报道弱了些,其他栏目的质量却上来了。应该说,在困境之下,我和《知道》同事们坚守住了。坚持,有时候就是一种胜利,至少对知道来说,是这样的。
  也许,对我们而言,坚守不是一个很大的难题,能否突围成功,这才是最大的难题。《知道》不仅仅要活下去,还要活得精彩,这是知道团队的共同目标。从理论上来说,要扩大影响,必须做强做大。要做强做大,就必须进行商业化运作。我从来不忌讳“商业化”这三个字,《知道》最终要实现它的目标,必须依赖这方面的东西。当前《知道》面临的种种困境,最终都可以归结为“资金匮乏和人力资源不足”。对资金这方面,我深有体会,第11期、12期的音乐栏目编辑做了精心的准备,最终因为网页启动资金问题,导致节目无法上传,令我深为内疚,最严重的是11月初还因空间问题导致停刊几天;至于人力不足,其实也可以看作是资金的匮乏的一个结果,有了雄厚的资金,“人”方面至少好解决很多。而商业化最直接的目的和结果即使带来资金。因此,《知道》要真正突围,我认为必定要走商业化的道路。
  然而,这里就产生两个问题,其一,《知道》的商业价值在那里?最近,新传国际、磊客、千橡集团纷纷裁员,大旗网总裁马晓霖、MYSEE总裁高燃等人纷纷离职,更早以前,曾被评为国内十大BSP的敏思博客关闭风波,狂热之后,WEB2.0网站遭到了寒潮来袭。这些WEB2.0网站都有很高的流量,但却未能成功变成商业价值。尽管,《知道》和以个人化、人性化为主要特征的web2.0网站有着很大的区别,但如何有效扩大流量和访问量,并将之有效转化为商业价值,是我们所共同要解决的问题。即便能够找出《知道》的商业价值,然而作为一个理想共同体的产物,《知道》的起脚点和落脚点都是“理想”——这也是每个知道成员所坚定的共同价值。商业化在多大的程度上帮助我们实现了理想,或者在多大程度以付出理想为代价?这是我所考虑的第二个问题。
  这些日子,和一些朋友或者网友聊天交流,他们对《知道》表示了赞可,并认为:“你们业余能够作出这样水平的杂志真是很难得呀。”我听后不知道应该欣慰还是羞愧:好是好,毕竟是业余的,人家根本不把你当作真正的媒体。因此,无论我在现实中从事什么工作,一年之后再谈《知道》的时候,我希望是作为真正“媒体人”的身份出现,这即是我的目标。
                           (作者系本刊主编)
编辑: 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