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徐图之:《如焉》在哪里?你们知道吗?
作者:徐图之 聽聽发布时间:2006-11-08 08:01 聽聽访问次数:135
  《知道》一年了。这12期里,我主要负责“读书”栏目。说“负责”,其实是不太负责的表现,因为有好几期是编辑部的李丹、朝北等在支撑着,没有他们雪中送炭,要是开了天窗,让那些些许对《知道》有所期待的读者失望,那才是不负责呢。
  读书本来是个人化的事情,但是既然有这个栏目,就带了一点点公共性:就是我们推荐、批评的书,多少和公共生活搭一点界。以这个标准衡量,可以说,我自己没有做到。回头来看,“读书”也许有些学术气,但是又不那么纯正,有些批判性,但是又不够深刻,有些名家气,但是又不够宽广,有些自主性,但是又有点自恋。说这些“自我批评”的话,不是说选择的稿件不好,而是编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一些好的想法没有付诸实行,一些稿件没有主动去约),甚至有时越位(比如编发自己的稿子)。诚然有很多理由或借口可以找,但事实是:“读书”栏目的点击数一直很少,少到有时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去查看。
  那是不是说“读书”栏目乏善可陈?我自己至今引以自豪的是,我们做了小说《如焉@SARS.COME》的专题,尽管只有2篇文章。胡发云的这本小说是我在网上看到介绍后,跑到图书馆花了2个下午看完的。然后,我就在MSN和QQ上向我认为合适的人推荐它。之前,我并没有读过胡发云的任何小说,只隐约听说过他的名字。我甚至一度想通过认识的媒体朋友的渠道,请朱学勤写书评,因为小说里的达摩正是他所言说的“思想史上的失踪者”。但是,小说又并非只是告诉我们从哪里来,它还在问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将要到何方?它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当下,比如饭局中的闲聊,网络上的跟帖,正是这个社会真实的栖息所。聽聽
  在《知道》刊发《如焉@SARS.COME》专题后第二天,《南都周刊》发表了该刊记者对胡发云的专访。我可以得意地说,是我向《南方都市报》的朋友推荐了这小说,才引起他们注意的。后来,他们又借《如焉@SARS.COME》在武汉开研讨会之机,发起了“文学界”和“思想界”互相炮轰的“事件”和相关讨论。尽管这个事件被指为“炒作”,但是小说已经被更多的人知道了,这也够了。上个月,《如焉@SARS.COME》终于正式出版了单行本,而我在作者所在的这个城市跑了几家书店寻找,都一无所获。这个城市的人们和媒体对胡发云和他的这本小说也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我甚至好几次想在本埠以生活为主打的两份周报的“包打听”栏目上打听打听:《如焉@SARS.COME》在哪里?你们知道吗?
                         (作者系本刊读书栏目编辑)
编辑: 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