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晃二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刘林德:《知道》,你《知道》吗?
作者:刘林德 聽聽发布时间:2006-11-07 22:50 聽聽访问次数:165
  知道一年了
  大约在去年的此时,武汉的秋天不似北方一派萧杀,尚有些懒懒的和煦,我所主持的评论版却如同这季节,已闻到冬的凛冽。
  8月里改版,有朋友问:做评论版想达致什么目的。我答:启蒙。终究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现实。遭遇接连的“批评”,那个版虽苟延残喘,然已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感觉理想渐去渐远了。
  这时候知道了《知道》,缘于朝北。朝北我至今未谋面,只是神交。当时他在汉网上活跃,留言发贴皆理性肯絮,隐隐有风仪。朝北在汉网为《知道》第一期广告,我当然要去看。
  霍霍!竟然是记者节的专题。记者节,就连我们这些从业者都不当回事哩。朝北等人当时还不是媒体中人。现实是这样残酷,一份职业,你身在其中,它就只是一个饭碗,多数时候多数人都要为它折节辱志。站在门外的人,却想高蹈它的理想,孜孜以求。
  他们的理想感染我也高亢,同时却有隐隐的忧虑。一时冲动击节而起,复在岁月和现实里摇摆、沉沦。这样的虎头蛇尾我们经历、目睹、耳闻,太多太多。理想、事业、爱好、爱情,历岁月流水而不腐,凭斗转星移而难改,又有多少?
  前些日子一个傍晚,意外收到朝北短信。告诉我《知道》一年了,嘱我作一篇文。我受宠若惊一口便应承下来。我知道,这一年来,我的朋友禾刀、雷辉都为《知道》写了文章,我忌妒他们离理想的热情那么近,我却离得如斯远。
  临到下笔,却又惴惴,唯恐才疏文糙,配不上我向往之自己却无法坚持的理想。几次三番,想写又搁下,今日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上阵。
  道,“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它似乎并不存在,但如若背道而驰,便要遭它的惩罚;它似乎无处不在,但放眼我们的现实,几人拿它当真?它真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知道,耗尽多少智识心血。因它在生活中又不在生活中,在当下的时代又远离当下的时代。自孔老、苏格拉底、柏拉图,对道的探究,中西不息。启蒙主义以降,一些普世真理渐成索道之人永恒之追求——博爱、理性、真善、宽恕、民主、自由。
  布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在欧洲,有布鲁诺在火刑中炙烤的皮肉焦糊,有法国共和之路起起落落的血光叠影,终有所成,却仍有两战之反复;在中国,近200年来,从严复而康梁,从中山而陈独秀、胡适,现代化的道之启蒙,波折多艰,至今无大成。
  寻道,“路漫漫其修选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现实之于道,从来就不完满,未来也不会完满。唯其不完满,才需要一代又一代人去求索,努力去无限接近完满之道。有人说,真爱、真相、真善、真自由、真民主,既然永远无法达致,何必费心以求?这可算是最可悲的蒙昧,无奈,这就是我们面对的当下。因此,启蒙,我相信还很需要。
  《知道》一年,离完满远之又远,但它在路上,没有放弃。它提醒停滞的人、退却的人,理想,需要坚持,道路,需要用脚一步步去丈量,纵前路多崎岖(前路也肯定多崎岖),在路上就有希望。
  我知道,《知道》一年;我翼盼,《知道》十年、更久。并且,让更多的人知道《知道》。

   (刘林德 北京,曾任武汉晨报评论版编辑)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