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法拉奇:这样一个女人
作者:桶桶 聽聽发布时间:2006-10-08 01:00 聽聽访问次数:559
  法拉奇走了——在老一代的中国人已经基本忘记她,新一代的中国人根本不知道她的时候。她的去世,引发了媒体的争相报道,被媒体狠狠地纪念了一把,于是多少陈年旧事又被翻出来,于是法拉奇这个名字在20多年后的今天再次引人注目。
  她被认为是一个象征,一个文化上的奇迹,一个思想上的谜。她被人们视为一种反暴政、反集权、反专制的象征,被热爱自由、追求民主的人所喜爱。
  “过去你们到处都是毛泽东画像,这次我来,只看到3张毛泽东画像。”
  “天安门上的毛主席像,是否要永远保留下去?”
  1980年8月21日,法拉奇采访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邓小平,采访开场提问尖锐和直接,在之后20多年里,被中国新闻学子奉为经典。邓小平在3天内接受同一个记者两次采访,且采访时间长达4小时,采访记录被收入《邓小平文选》,更被当作了传奇。尽管后来华莱士也曾采访邓小平,但他只有尖锐的提问,而没有自己的倾向与态度,他是美国记者,美国记者追求的是事实的客观与公正。有人说,法拉奇和华莱士就是欧洲记者与美国记者的典型代表,一个咄咄逼人且带个人的意见,一个尖锐刻薄但坚信客观报道。其实这无关乎欧洲与美国的新闻观,仅仅是法拉奇个人的人格和性格所致。
  法拉奇对中国到底有多大的影响?是一个神话吗?不可否认,她的出现,引发了中国新闻学者和新闻学子的诸多争议,有的信奉新闻报道的客观第一,有的被她的见解魅力所折服,感叹什么时候中国也能有这样的新闻人士。而更多的业外人士,仅仅把法拉奇当成一个采访过中国高层领导人的外国记者,仅此而已。大部分人们看到报纸杂志纷纷用大篇幅报道法拉奇去世的时候,当一个新闻人很悲哀地大喊法拉奇去世的时候,人们会好奇地问:“法拉奇是谁?她去世了关我们什么事?”
  她是一个记者,以采访政坛风云人物而著名,她的问题尖锐刻薄,几乎是将问题砸在被采访人的脸上。基辛格曾经苦笑:“接受法拉奇的采访是我和媒体打交道这么多年来最错误的决定。”
  她还是一个作家,她一生出版了3本小说,其中2本与一个男人有关。《男子汉》是她在中国出版的第一部小说,是写给她的情人帕纳古里斯。80年代末,人们看到了《给一个不会出生的孩子的信》——这是写给她和帕纳古里斯的孩子的信,但是这个孩子不会出生。2002年,在9.11事件之后,她用2个星期写出了8万字的《愤怒与自豪》——充满激情、为西方文化辩护、猛烈抨击伊斯兰文化的一本著作,引发诸多争议。
  她是一个女人,终身未嫁。1973年,43岁的法拉奇去采访37岁的希腊抵抗运动的英雄、诗人亚历山大·帕纳古里斯。他是一个法拉奇迷,在监狱中曾以绝食为手段,争取阅读法拉奇著作的权利。两人一见钟情,之后法拉奇怀孕了,但孩子的父亲并没有给她更多的爱抚,只是在电话里简洁地提议,以AA制的方式分担堕胎的费用——于是便有了那2本著作,于是她终身未嫁。
  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中国舆论界里创造了“法拉奇神话”,一度的辉煌也一度的沉寂。岁月流逝,在2006年9月14日,与乳腺癌斗争14年后,法拉奇在家乡意大利佛罗伦萨一家小诊所去世,享年77岁。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