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对富士康状告第一财经的个人看法
作者:陈 健 聽聽发布时间:2006-10-08 00:52 聽聽访问次数:226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富士康与第一财经的闹剧已经过去数月,相关评论和新闻已是浩瀚如烟,在分析富士康为什么起诉第一财经时,有以下几种看法;一是,富士康老板郭台铭霸气十足,对媒体有一贯的强势使然;二是,富士康想借机吵作出名,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三是,富士康财大气粗,想把记者搞垮,起到杀鸡敬猴的作用。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在《南方人物周刊》上看到了对富士康老板的郭台铭发家史的介绍,可以看出老郭对媒体是一贯的强势态度,但是,作为一家世界五百强的企业老板,他应该没有时间过问每一件关于自己企业的新闻报道,可以推断,选择以起诉的方式警告记者,在开始之初并非老郭授意,而是其下属部门的行为。由第一财经的编辑对老郭说的话,可以看出,老郭的后期介入才推动整个事件的私了。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在各种看法中,认为富士康想借机吵作的,是最没常识的人,也是看法最肤浅的一类人。商业圈不是娱乐圈,吵作一下就可以多卖几张唱片,可以多赚一点。富士康是一家以代工为主的生产制造企业,其产品进入大众消费市场后,都变成了“苹果”,“戴尔”。虽然,富士康的电脑机箱等产品以自己的品牌进入市场销售,但是,富士康做的广告也甚少。在企业宣传上,富士康与同在深圳的华为颇为相似,低调而谨慎的与媒体保持一定距离,因此,富士康没有自我吵作的需要,也没有吵作的嗜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至于第三种看法,“富士康财大气粗,想把记者搞垮,杀鸡敬猴”,这种想法分析只能的臆断,而无事实支撑。记者这么多,你搞跨一个,还有无数后来者。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在我看来,富士康起诉第一财经,是富士康在处理纠纷时惯用手段的扩大化,是富士康用诉讼打击对手的延伸。作为一家科技型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资产不是资金,而是技术,所以保护知识产权是富士康的重中之重,为此富士康之类的科技型企业都设有规模庞大,数量中多的法务部门,专门从事知识产权纠纷的处。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在科技型成长过程中,利用知识产权纠纷打击竞争对手和潜在竞争对手,就成了一个必备手段。很多人都记得,思科起诉华为的跨国诉讼,其实思科清楚,华为并没有侵犯知识产权,思科也只是想借诉讼打击一下华为在全球市场肆无忌惮的扩张气焰而已。在富士康早期的成长过程中,经常遭受此类知识产权的纠纷,在一次次的官司中,富士康逐渐成长,而这种竞争方式,又被富士康汲取,据一个曾经在富士康工作的朋友介绍,富士康对于那些掌握先进技术,与自己存在潜在竞争关系的小企业,要么是出高价收购,要么是打官司,拖死小企业。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当与第一财经出现纠纷时,富士康自然想到了诉讼——这个操作熟练而贯用的招数。富士康状告第一财经,在法律层面不存在问题,无论是申请查封记者个人财产,还是以记者为被告而不是报社,都符合现行法律程序,即使有问题,也是深圳中院的问题,与富士康无关。然而,当富士康状告第一财经的消息传来时,几乎所有媒体记者都经历了愤怒,兴奋到失落的情绪转变。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愤怒——从报社老总、 记者到评论家,都以文字为匕首,鄙视富士康的行经,整个案件被拔高到富士康与整个媒体的对决。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兴奋——世界五百强对决媒体新锐,这么大的新闻不知道可以做多少个版面,料就那么多,咱们就请人分析,解析,剖析吧!所以,在报道该案时,分析的最多,事实报道的最少,没有一家媒体对富士康的劳工情况进行详细的报道,要么引述,要么转述。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失落——当闹剧在众人捧柴薪火旺的时候,交战双方突然握手言和,新闻到此落幕,编辑记者为没有看到更精彩的剧情而失落,“富士康收买了第一财经”“第一财经为了以后的发展不得不妥协”“高层的压力”云云,猜测,臆断成为媒体报道的主语调,“间或”一词,频繁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诉讼,运用法律程序,依赖法律解决纠纷,是文明社会解决纠纷的基本方式,平时媒体都在高喊、高呼依法治国,而当关系媒体自身时,显然就失去了应有的理性立场。同时,媒体审判也是一个需要警惕的现象,在这个案件中,明显可以看出,第一财经的媒体同行们,在案件的司法诉讼程序尚未完结,就大张旗鼓的报道,评论,无疑干扰了司法进程的正常进行。可以说,富士康与第一财经的和解,并不是当事方的本意,而是媒体所营造出的舆论压力下是必然,“张金柱案”之所以被某些媒体人看作自己职业生涯的骄傲,就是因为某些媒体人在进行舆论监督过程中自我意识极度膨胀的结果。打官司,不找法院,找媒体。官司还没打,报纸已经给了定性,报纸取代法官的现象越来越频繁。没有能看到富士康与第一财经在法庭上辩论,就是因为中国媒体的提前介入,干扰了正常的司法审判活动。而在报道中,体现出的一些倾向性,颇为人完味。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下令查封第一财经记者私人帐户的,不是富士康而是深圳中院,作为原告,富士康有权选择自己的诉讼对象,有权选择诉讼地点,有权选择采取措施,但是,这些“有权”必须获得法院的“认可”,因此,引怒众媒体的焦点——查封记者私人财产,其责任担当应该是深圳中院,退一步说,即使法律规定,不能以记者为个人为起诉对象,那么深圳中院也应该对富士康的起诉予以纠正。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而我们看到的却是,全国各大媒体对富士康狂轰乱炸,而对深圳中院却是一笔带过,这就显露出国内媒体的羸弱,对于公检法等强势机关,根本不敢监督,也不敢指责,即使是一个地方法院,也是避而不谈。所以,捏柿软子就成了媒体报道的一个原则。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写这么多,并不想为富士康开脱,而是觉得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情上,不完整,有失水准。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希望各位能提意见!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编后:富士康状告第一财经事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该事件给传媒、记者们以及媒体的监督对象都上了深刻的一课。如何看待传媒的监督作用和监督方式,作为一种渐具影响力的监督力量,如何对之进行监督与规范也应该是我们思考的问题之一,而这显然牵涉到如何看待传媒与相关方的博弈。在华中科技大学陈健先生的一家之言里,其中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与探讨的地方。我们也欢迎争鸣。邮件请寄:zhidao@cnknow.net
编辑: 耿荡舟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