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曾涛涛、之南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一个大学生流浪汉和他12万字的流浪日记
作者:左岸 聽聽发布时间:2006-10-07 23:53 聽聽访问次数:376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255天,11000多里路,横跨中国东南部九省,每天花销2元多,朱振中就这样独自徒步走了下来。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作为流浪汉,他坐在广州市天河立交桥下用速写画过中信广场;如今,朱振中就在这个广州第一高楼里上班,做室内装修设计,成为都市白领一族。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挨过打,受过骗,从垃圾箱里拾东西吃,向别人要过馒头,衣杉褴褛,每天露宿,“在外人看来,我就是个叫花子。”“你自己认为是叫花子吗?”朱振中很“严肃”地声明:“不!流浪汉和叫花子是不一样的。”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大学期间,朱振中就被认为是怪才。大一暑假时,朱振中就曾有独自骑自行车流浪40天,游历黄河中下游5个省,行程5000里的旅行经历。2000年从安阳大学环艺专业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两年,期间谈过一场恋爱,“要给这个流浪加个名头的话,是为了爱情去流浪”。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他的十几万字的流浪日记《叫花子一样徒步流浪8个月的寒酸日记》,以网名“流浪不等寒酸”在网上公开以后,一帖砸起千层浪,网友驴友们纷纷闻风而至,不停地拍板砸砖,跟帖议论。有人质疑朱振中的行为是否理智,有人骂他是疯子,但更多的人则是被其流浪日记中质朴的文字深深打动。

1、坐在记者面前的朱振中,很难想象他曾经像个叫化子一样流浪了8个多月。微微发福,还有了小肚腩,条纹相间的短袖衬衫扎在黑色的休闲西裤里,休闲皮鞋干净整洁,偶尔露出的袜子也许还可以显示出他曾经流浪者的身份——袜脚宽松,束成一圈挂在脚踝上;在说起过去的流浪生活时,他的目光才能透露出流浪者的平淡和几丝漠然。



2、河南—湖北—湖南—广西—广东—福建—江西—安徽—河南—山东—河南聽聽朱振中就这样一步步的走了下去,酸甜苦辣、人情冷暖尝尽。



3、在朱振中的速写本中,用黑色钢笔草草勾勒出的图画简单而又别具韵味:西陵峡江山合一的壮景、湖南凤凰的吊脚楼、广西三江的侗族建筑、桂林甲天下的山水、江西上饶婺源古民居以及福建的土楼和武夷山的风景。



4、8月16日,大雨,旅第56天。
“早上到了湖北建始县城,买了六个很大的馒头吃了三个,剩下的装在包里,中午吃,像这么好的机会是不容易找的到的。拐过弯有一座桥,上边有很多人围在一圈,走近了见是在下象棋,长期的一个人的流浪生活很单调精神很寂寞,便看了一会,我见有一步棋走错了便说了一句,另一人便不答应非要和我下一盘,在大家的怂恿下,想都没有想就下吧,心想谁怕谁啊,不就10块一盘。走了两步,眼看形式有利于我,那人便说要100一盘,周围的人开始起哄,说眼看100元就是你的了,跟他继续下啊,还有个人说要当我的保人,说如果我赢了保证把钱给我要过来,我当时头都被他们喊大了,就抖抖索索的从隐蔽的裤兜里掏出一百元交给中间人,那人也给了一百,结果没有三分钟,在另外一个人的指导下错走了一步棋,就输了,有人喊了一句所有人一哄而散,我跟随和我下棋的人很远,后来他回头吓唬我不让我跟随,然后我一不注意他就拐进胡同不见了,真是后悔极了,在过去也和街上摆残棋的下过好多次,但是几乎每次都可能和棋,没有想到在这里栽了,也算长个教训以后千万不能听托的话,任何人的话都不要听,赢棋虽然不可能但是合棋还是可以的。前行,心情不好脚也疼,天又下起雨来,没有走多远,到了李家垭村,在一个桥下躲雨。今走了40里。”
这是朱振中写的日记之一。

编辑: 左岸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