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一个人的日本,我自己的东京
作者:熊样儿 聽聽发布时间:2006-09-08 00:45 聽聽访问次数:302
  出了公司往南走不远就是海,我只有周日才休息,不下雨的时候,我常骑单车去看海。“看海”,这似乎是一个很浪漫的词,可惜被我这么说出来,有点不伦不类。我很想解释我并不是故作姿态或者装小资,这年头小资简直就是骂人,你小资,你们全家都小资。好吧,这是一个动词,类似于吃饭,喂猪,打麻将。我看海,因为在这里,我实在没有地方可去。
  初夏的阳光像隔了纱似的暧昧,一条笔直的柏油路直通遥远的蔚蓝。路旁种着樱花树,这个季节已经看不到樱花了,不过叶子婆娑的样子也曼妙无比。阳光在我背后,风迎面吹来,空气凉爽而潮湿,有海的味道。路的两边都是稻田,有一条水渠顺着路延伸,拐了个弯之后又潜入地下。这是个地震很多的国家,所以柏油路面也不是很平整,走不远就有受到挤压而拱出来裂缝。有的裂缝已经很久了,不知道名字的杂草和蒲公英从缝隙中长出来。我不紧不慢的骑着单车,每过一道这样的裂缝,我就跟着起伏一次。

  海水很清澈,这里有一个海水浴场,天气还不是很热,所以没有什么人来游泳。来的基本都是和我一样看海的人。细碎的海浪卷起沙子,像一条线似的涌来,一线跟着一线,越来越细,最后消失无踪。很多父母孩子带着孩子过来,他们把车停在堤岸上,然后下来吹风。大家都坐在地上,看着海水由浅到深,最后和天相连。小孩子大多兴奋得跑向海边,试着去踩海里的水,海浪涌来的时候他们尖叫着跑开,仿佛在玩猫和老鼠的游戏。一对情侣牵着条小狗走过我身边,它好奇的东闻西嗅,我把手伸过去,它友好的舔了下我的手指,跟着主人走了开去。



  这是个很安静的国家,早上照例等8点23分的电车,人们在安静的排队,男人大多西装革履,冬天就在西装外面套一件大衣,头发微微有点谢顶,1米70左右的身高,西装,大衣再加不离手的公文包,恐怕是这个国家中年男人的典型形象了。不过再安静的地方有了女人,也会有点小小的喧嚣。家附近刚好有所高中,每天上班的时候,总能看见一大群女孩子叽叽喳喳的从站台出来,浅蓝色的衬衫,深蓝色的短裙,到膝盖的长袜和棕色的小皮鞋。她们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拿着手机,三五成群的从车站出来。上楼梯的时候用书包小心的遮在身后,挡住了我等色狼的眼睛。车站门口照例是会有人在等着的,不过一般都是类似于闺密。她们开心的互相招呼,谈论着明星,趣事,或者是新买的书包上的小挂件,往学校方向走去。年轻的女孩子总是喜欢几个人的小团体行动,看来全世界都一样。



  2003年的春天,当中国男青年第一次正面目睹活生生的日本学生妹,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小样儿,穿上衣服反而不认识了——请原谅我的猥琐,还有那些中年谢顶的上班族,也许他们是家中的慈父,也许他们是社会的精英,可是我的第一印象,还是穿透了他们的外套和西装,只看到抖动的肥硕的臀部和O型腿上浓密的腿毛。很久以后,当我也穿起正装跟他们一样挤在电车里喘粗气的时候,我才渐渐的改变了些,而学生妹看起来仿佛也清纯了许多。说实话这个学校女生的水准相当不错,常常能看到气质和相貌都非常出色的女孩子,感慨之余,我也不禁佩服这种学生服的设计,比起国内千篇一律的运动服,观赏性确实强过太多。


  上野公园有很多野猫,有段时间我很执着的去拍它们的照片。有一次碰到一个日本MM在画画,她把画夹支在面前,看样子已经快收工了,野猫们在旁边安静的晒太阳,我偷偷过去拍下了这个场景,快门声惊动了她,她回头冲我微笑了一下,很礼貌的跟我打了声招呼。我日文还不是太好,所以只好拿英文搪塞了几句,没想到她英文也不太好,两人只好坐在那傻笑,不过还是连说带比划,交换了电话和EMAIL。后来也短信联系过几次,夏天的时候到彩虹桥看落日,约好在地铁站碰面。我到那的时候,她居然已经在等我了,比起国内的遭遇确实让我大感欣慰,国内的MM几乎没有不迟到的,而且迟到时间和漂亮程度成正比。夕阳很美,晚餐也很可口,可惜交流起来实在太困难,我不懂她的日文,她也不懂我的英语。说一句话彼此都要想半天,后来渐渐就断了联系。
  很多人不喜欢这个国家,包括他们的人民。我同学就不只一次的跟说我,你要是找了日本妞,我们就不认你这朋友。当然玩笑归玩笑,但是几乎是近150年的痛苦的记忆始终是我们不能忘却的噩梦。一个苦难深重的民族很难相逢一笑泯恩仇。我刚到上海工作的时候,我家乡的朋友问我,上海人是不是都很排外?我有没有被歧视?等我到了国外,国内的朋友又问我日本人是不是都歧视中国人?我觉得很难回答这样的问题,我说我没遇到过,他们肯定不会相信,但是我确实没有遇到过,而且我一直认为,我自己看得起自己比什么都重要。在互联网上,骂河南人,骂上海人,骂日本人,几乎是完全没有风险的发泄方式,但是当人真正生活在这些地方的时候,又有多少事情值得破口大骂呢?
编辑: 卧榻可可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