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八零后眼中的鲁迅
作者:朝北整理 聽聽发布时间:2006-09-08 00:01 聽聽访问次数:436
  对于每个八零生人来说,对鲁迅并不会是陌生的,在他们的成长中,鲁迅应是与之相伴,不管他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那么,在他们心底,鲁迅又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我们采访了9个人,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出生在八十年代。在我们给出的命题下,以三百字的篇幅,他们对鲁迅进行想象,对他们心中的鲁迅印记进行思考。
  你可以发现,他们有着的不同的观点,有的视鲁迅为烦恼,有的觉得鲁迅是一种力量,但是,如果你仔细辨认,其实他们应该有着一个共同点,我们在非主动的阅读下,鲁迅的很多句子,很多思想,其实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大脑。

 斗志精神仅仅是鲁迅人格形象的表象
别人(自由撰稿人)
  真正的虚无主义者无所确信,更无所执着。只要付诸具体的行动,或者存有行动的动机,都不是纯粹意义上的虚无论者,因为在这些行为和动机的背后,势必有另一套价值体系和游戏规则作支撑。所有的反叛者反抗的都只是既存规则,而不是规则本身。从这个意义上说,鲁迅至多是一个激烈的怀疑论者,而不是彻底的虚无论者。在他异常敏感地怀疑一切的表象下,是其试图真诚地相信某种信仰的初衷。他并不是没有信仰,而是不轻易去相信某种信仰,或者曾经相信过的信仰屡次遭遇幻灭,最后不敢再去相信任何信仰。他晚年的偏执和激烈是必然的,是一种理想与理性的极端冲突,内心的平衡完全被打破,只能以小恶防大恶,维持一种底线式的思维清醒。这并非革命者所谓的“愈战愈勇”。真正对一个人构成威胁的,从来不是外部环境恶劣,而是自己内心的黑洞。反抗者反抗到最后,无一例外都会走向对自己的反抗。鲁迅的晚年,反抗已经不带有目的性,他是在用强大生命意志对抗自己生命信念的消耗,对于一个极端的怀疑论者来说,这已经是一种生命的惯性,但他又无法接受彻底的虚无——这正是鲁迅的悲剧所在,也是他作为人格标本的重大意义之所在。

  去膜拜,就够了
  陆尚非(公务员)
  “一怕写作文,二怕文言文,三怕周树人。”关于鲁迅,我们读得已太多太多,课本里的鲁迅,小说里的鲁迅,杂文里的鲁迅,诗歌里的鲁迅,传记里的鲁迅,还有作为文人的鲁迅,作为斗士的鲁迅,作为文化偶像的鲁迅……但我们又有谁可以说自己真正的了解他呢?
  这个有着一张清瘦、沧桑、凝重、沉郁、严肃、冷峻的脸庞的斗士.我们知道的他学医不成,因为民众思想的麻木;我们还知道他从此习文,战斗不息.我们知道他横眉冷对,我们也知道他俯首甘为,但是真正的鲁迅呢?那个真正的他到底是热切的,还是冷漠的,是坚强的,还是绝望的,是孤傲的,还是谦和的?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活着到现在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呢?我们无从去知道。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幸好有了这样一个伟大的人物,才能够让这样我们在他逝世七十年之后,作为一个偶像,去怀念,去膜拜。这,就足够了。

  我觉得他是一个懦弱的人
  小鹿(医生)
  我虽然从小就生长在鲁迅的故乡,但是对他的了解最早也是从书本里,等后来慢慢长大,才知道原来就在我们身边,才试着去了解这个被称做大文豪的人。在他的故居你能看到很多他文章里的东西,三味书屋,百草园,都那么真实的摆在我们面前。对于这个人,说实话没什么权利去评价他,其实倒没什么好的印象,我总觉得他是一个比较懦弱的人,国家需要的时候,却躲起来,在别人的保护下,假装写写东西,虽然没看过他的很多有名的文章,但是也有一些的了解,从他的文字里你可以看出对社会的不满,却不能有什么多的贡献,好好的读了医,却要从文,这算什么,我们那时候缺的是医生而不是文人。

  《阿Q正传》现代版
  MJu2 (自由摄影人)
  无论谁提及到鲁迅先生,都能列举出他的文学作品。在下也粗读过几篇,依稀还尚存一些片段。先生刻画的阿Q,荒诞可笑,既可怜又可恶,实则对当时社会环境极大的批判。先生性情耿直,对于不满,勇于批判,在那个乱世的时代,真正敢站出来说话,还能保持住清醒的头脑实在可贵,这也是他能成为大师的原由。在现代,也有很多事情令人困惑,教育体制不健全的恶性循环,彼此之间相互攀比成风,虚假新闻的铺天盖地……难道这些就不能构件成一部当代版的《阿Q正传》。在下才疏学浅,先生的思想不能完全理会,但先生的那句极富开拓精神的“路……”,也使我将经历的路开拓得更加开朗明亮。

  鲁迅永远是一个烦恼
  崔群 (研究生)
  鲁迅于我,永是烦恼。最开始是烦他的麻烦,为什么每学期的语文课本都会有他的文章?为什么每篇他的文章都是重点阅读篇目?为什么每次考试他都是重点?还有为什么他的文章下总会有那么长长的注释。到后来,我开始烦他的无孔不入,那些句子——“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总在我的耳边响起,书架上,偶一回首,《朝花夕拾》《呐喊》《而已集》就在那上边静静地立着,而这些是我自愿买的,不是课本。打开电脑,在百度上搜索鲁迅,有6,980,000个结果,到处都是鲁迅。但是,“鲁迅”还没有到处都活,他的鞭子抽到中国人的骨子里却还没有让很多的中国人记住疼。鲁迅于我们,还应该继续烦恼下去。至少我还愿意。因为鲁说过“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所以我就此罢笔。

  鲁迅只能赞扬,却不被学习
  非常夏虫(记者)
  鲁迅是个复杂的人,但也是很理性的人,我的印象中他对青年人特别的好,感觉他某些方面多少是有点偏激,所以在任何的时代他都不能存活的很好。国民党时期也是,共产党时期也是。鲁迅的骨子是硬的。像他这样的人,感觉在中国的社会只能被赞扬,但却不能被学习。我个人没有读过多少鲁迅的书,对他也说不上了解。而且也没有这样的愿望,毕竟在他的世界里,现实很多都是错误的。不过很感性的是,他竟然也会记仇,这在他对杭州的印象不是很好上得以说明。

  鲁迅代表一种力量
  沉吟 (记者)
  前些天,看见网上有些关于鲁迅的争论。有的说鲁迅只是ZG旗下的政论家,靠写几篇偾世嫉俗的文章换取了高高至上的尊位;有的说他写的文章论文笔、论才气、论行文布局,“文学家”这几个字他担当不起。也有人说,丫也就是一抗日战争时期的愤青,一天到晚骂政府骂国人,搞得好象举世皆浊他独清似的。
聽聽聽聽其实,鲁迅是个文学家还是个政治家,或者是个其他的什么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用他的思想影响了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和那个时代的ZG一样,鲁迅就是追求进步的象征,代表着一种积极思考、努力作为的力量。
  或许论文笔,他确实不及王安石、柳宗元、欧阳修、苏轼等等“唐宋八大家”任何一人。然而,如果一个社会的中坚精英力量——知识分子,仅仅满足于笔下有华丽的表达文风、专注于个人情绪的宣泄,那么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柔肠中见锋利
  凝雪菩提(学生)
  喜欢鲁迅的散文,他的散文关乎人事,与风月无关。他远离自然。“我靠了石栏远眺,听得自己的心音回远还仿佛有无量悲哀,苦恼,零落,死灭,都杂入这寂静中,使它变成药酒,加色,加味,加香……”这是鲁迅在《怎么写》里的一段文字,散文应该是鲁迅文集里比较特殊的一类文字,以回忆文和悼文的形式表现出来。是作者在抒发内心感情,即使偶有写景,也与风月无关。散文创作往往是在鲁迅经历一场劫难之后的痛定思痛的一种感悟,偏于绵长,凝重和深沉,在精神深渊里探索,这种创作的寂寞感是内心深处某种倾诉的欲望,看似平静的文字表面下,却因翻涌的记忆而恩仇并迸,柔肠中方见侠骨的锋棱与尖利!

  我曾经很反感他
  木木(研究生)
  鲁迅于我,经历了从被动认识到主动认识的过程。少年时,课文中有他,也有他的文字,他穿着长褂,布鞋,嘴角的鬓须微微上扬,目光冷骏,悠远而深邃。老实说,很久以来我只知道他是一个英雄,一个会用笔的英雄,但长久以来我不懂他的文字,可老师总能在文字之后发掘出更多的意义和牵强的联系。当时我真是“反感”:这个鲁迅如此聪明,常人怎能看懂呢?就这样,鲁迅总会出现在课本和学校教育中,我就有了如此的印象。
  随着自己阅历的增加和拥有了独立的思考,我发现鲁迅值得学习的地方在文字之内,更在文字之外。从弃医从文到用文字拯救国人,他内心对于国民、国家、责任的认识在深化,他如此选择,实际上把自己推向了寂寞、孤苦、忍辱负重的岁月,却让国人最终认识到了他的价值。
  后来又读到了很多故事,包括他与许广平的恩爱故事,以及随后学生出现隐约的感情危机,他的交友故事,他的小嗜好,这些都让我看到了一个更富人情味的鲁迅。一个完整的形象,在这个不再单向度接受灌输的时代,显得那么平易、和蔼。


  热烈地爱,热烈地恨
  Candy(编辑)
  读鲁迅先生的白话大作,是被逼无奈,谁叫他占领了大部分学生课本醒目的一章。初读《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无论是百草园的传说,或是私塾里老先生的之乎者也,语锋犀利却恬淡,都被深深吸引,留下还算美好的印象。直到后来的《闰土》,《阿Q正传》或是《药》,越来越沉重,惟记得反复背诵冗长的中心思想,及生涩的生词背诵。他笔下的人物,多被总结为愚昧无知,有着善良的脸孔,和凄苦的命运,被当时社会大环境摧残的麻木却没有反抗的旧社会劳苦百姓。在那段被称为愤怒青年的时光,慢慢习惯将他做为精神楷模,只是当那些锋芒毕露的批判过去的时候,留下的却是长久的空白。许是生活安定,慢慢与他疏远,太过尖锐的言辞,何尝不是封建社会的产物。每每谈及鲁迅,只剩下文坛后世子孙对他景仰,他呐喊的,仅适用于后代喋喋不休的争论,不忘那个匮乏热情的年代,愤怒,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                    
                  
编辑: 洛烨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