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争鸣台]恢复收容制度”开错了药方了吗?——对鄢烈山批评的两点回应
作者:乔新生 聽聽发布时间:2006-08-08 00:40 聽聽访问次数:398
  2006年6月26日《南方都市报》刊登的“知名杂文家”鄢烈山先生撰写的文章,其中对我的文章进行了批评(见:6月24日《信息时报》《“恢复收容制度”值得认真思考》链接网址: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6-06/24/content_8473451.htm)。我确实认识一位在《南方周末》工作的湖北籍编辑鄢烈山先生,他的文章疾恶如仇,而且切中要害,与一些攻击一点不及其余的作者相比,有天壤之别。但是这篇文章却出乎我的意料,我猜想可能不是出自《南方周末》鄢烈山先生之手。
  这篇文章提到了一个社会事件,谈论的是公共话题,具有一定的开放性。不同的人群站在不同的立场,会有不同的看法。笔者的观点只是一家之言,带有技术性和工具性特征,纯粹是从完善社区矫正制度入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非常希望能够听取公众的意见。但是,在这篇署名鄢烈山先生的文章中,却出现了不应有的断章取义现象。
首先,我在文章中提到“国务院之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废除收容遣送条例这部行政法规”这样的词句,是对立法过程的描述,丝毫没有谈到学术界和社会公众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历史。可是这篇文章却把笔者的陈述改成了“舆论界关于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吁时间一点也不短”,这样就把一个客观描述立法过程的表达,变成了作者罔顾事实的胡言乱语了。事实上,学术界关于收容遣送和劳动教养制度的讨论具有很长的历史,国务院之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当然与孙志刚被活活打死有关。我国《立法法》出台之后,就有学者主张检讨收容遣送和劳动教养制度,但国务院一直没有启动有关法规修改程序。为了证明“国务院匆忙出台”社会救助管理办法,我专门查阅了有关材料,可以肯定地指出,这是我国立法史上出台速度较快的一部行政法规。国务院法制办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对整个立法紧张程度进行了描述,可以从一个侧面证明,社会救助管理办法是在匆忙情况下出台的。至于国务院这项决策是否深思熟虑,还需时间检验。当前社会救助中存在的问题,还需要新闻媒体进行深入调查,也需要学术界进行认真思考。我们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必须把法律规定和法律规定的执行区别开来,如果不加区别地进行批判,可能会不得要领。
  其次,笔者认为收容遣送不失为一种有效措施,是因为在我国现行的法律体系中确实存在着空白,对那些“犯罪不敢、违法不断”,“气死公安”的行为人,确实需要通过收容遣送的方式加以矫正。在这篇文章中,作者误会了本人的原意。本人的观点是,将那些经常性违法行为人收容遣送,丝毫没有将外出务工人员或者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的意思。作者将“一时找不到工作”的人都收容遣送回家,并且说“陈场镇镇政府破产100回也承担不起相关责任”,虽然能够产生煽情的效果,却将本人置于十分尴尬的地位,本来是为了保护人权而设计的制度,却被理解成大规模地侵犯人权的议论。
  按照笔者的设计,收容遣送的对象是违法但不构成犯罪的人员。收容遣送的目的是为了社区矫正。之所以收容遣送,是因为我国仍然存在着明显的地区差别,人口流动具有单向性特征。如果将社区矫正的任务交给违法行为地政府执行,个别地区政府部门可能会不堪重负。将违法但不构成犯罪的人员收容遣送回原籍,可以在熟人社会里通过社区服务劳动等方式,进行行为矫正。如果严格按照笔者设计的收容遣送制度执行,那么不会出现政府破产的情况,除非这个地区外出人员都是经常性小偷小摸的违法行为人。
  由于《南方都市报》和鄢烈山先生的影响,所以笔者必须作出回应,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其实,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如何尽快在行政执法中引入司法审查制度,保护当事人程序上的权利。因为如果没有司法审查环节,哪怕是行政拘留都可能会侵犯人权。顺便补充,有人说修改过的收容遣送不能再叫收容遣送,那么,修改过的刑法是不是不叫刑法了呢?讨论问题要看清别人的观点才好。
编辑: 耿荡舟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