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争鸣台]时事评论写作的方法问题
作者:乔新生 聽聽发布时间:2006-08-08 00:50 聽聽访问次数:818
  【编者按】钟南山院士因手提电脑被抢,而发表了恢复收容制度的言论,遭到时评界的猛烈炮轰。在众多的批判声中,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乔新生教授是为数不多的发表了支持钟院士观点的人士之一,这同样遭受到激烈的批评。乔教授投书本刊,以对其批评作出整体回应,并就6月26日南方都市报鄢烈山先生《“恢复收容制度”开错了药方》一文另文回应。现征得两位先生同意,将乔新生教授两篇文章和鄢烈山先生文章一齐刊出。希望读者能够通过两位先生争辩对此事件有更深入的理性认识。
  


时事评论写作的方法问题
——对批判我的观点所采取的方法的批判


        乔新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自从我发表对收容遣送制度的看法以后,平静的生活翻起了微澜。一些评论界的朋友发表文章与我商榷,一些从事法律工作的人也参与讨论此事,后来电视台要求我参与制作节目,我犹豫半天,最后认为这是一个重申自己观点的途径,于是答应下来。但是,自从电视媒体介入之后,我不得不向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人解释我的看法,即使这样,仍然难以避免被批判。
  收容遣送制度不是我所学习和研究的范围,但是在三年前由于记者朋友的采访,促使我思考这个问题。自从出了“钟南山事件”之后,不断有媒体朋友请我谈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于是我撰写有关文章,希望能够系统地表达我的观点。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大量的时事评论中,我的观点被肢解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一些批判带有人身攻击的字眼,甚至一些我所熟悉的知名评论家,对我的观点也进行了曲解,这促使我不得不思考时事评论的方法问题。
  正像我在《新闻传播法》中反复告诫的那样,时事评论最大的误区就在于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扭曲新闻真相,借题发挥。对一个制度的优劣进行评判,必须从历史的和现实的角度进行细致地思考。在讨论收容遣送这个制度的时候,我重新翻阅了国务院最早颁布的有关规定,对该规定第一条中所表述的收容遣送的立法宗旨进行概括,然后对制度实施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梳理,从而得出了收容遣送制度立法初衷良好,但存在缺陷的结论,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未来收容遣送制度的五个条件。为了避免出现歧义,特别强调上述条件缺一不可。可是有些评论者在商榷的过程中,仍然断章取义,针对某一个条件展开批评。这种缺乏对评论对象最起码尊重的做法,确实令人遗憾。时事评论应该引导公众对新闻事件或者新闻观点进行全面的讨论,而不应该在扭曲他人观点的基础上,肆意发挥,误导公众。
  了解新闻事件和新闻观点确实需要付出一定的努力,如果不认真分析事件的来龙去脉,不仔细思考他人观点的逻辑关系,而任意上纲上线,进行讨伐,不但不能以理服人,反而产生不良的文风,使中国的时事评论发展步入歧途。
  借题发挥,是一种作文的方法。但是作为时事评论必须尊重新闻事件或者尊重他人的新闻观点。如果曲解他人的观点,树立想象中的批判靶子,然后发表评论,那么就会使时事评论成为不讲道理的宣泄。
  在大量关于收容遣送的评论中,最有价值的讨论就是对公民自由迁徙权利的思考。的确,在我国现行宪法中没有公民自由迁徙权利的规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国不应该尊重公民的自由迁徙权。不过,自由迁徙的权利与收容遣送制度之间不存在根本性的矛盾。公民可以自由迁徙,但是,如果构成犯罪,那么人身自由就可能会受到限制。如果构成违法,也可以有条件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笔者之所以主张收容遣送,原因在于中国正在从身份社会向契约社会过渡阶段,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各地生产力发展不均衡,出现了大量的人口单向流动现象,在少数发达地区聚集着许多外来人口。这些外来者与当地居民如果实施了违法行为,都必须由当地政府部门实施社区矫正,那么必然会产生执法资源短缺问题。正如一位学者所指出的那样,一个拥有数千万人口的省份,不可能对一个长期外来人口上亿的社会实施强有力的治安保护。在这种情况下,将符合收容遣送条件的人员送交户籍所在地,由当地政府负责社区矫正,不失为一种妥当的办法。在这里我们讨论的是收容遣送法律制度的执行问题,是如何通过有条件限制人身自由,解决社会治安问题。如果公民奉公守法,当然不会被收容遣送。有些学者为了支持笔者的观点,认为西方国家也存在将犯罪嫌疑人驱逐出境的规定。这是好心帮倒忙。我们讨论的是一个转型期国家所存在的制度建设问题,与国际法上的制度存在着根本的分歧。
  我的观点是,收容遣送很有必要,但为了避免出现执法悲剧,必须严格规定收容遣送的条件,必须增加司法审查的规定,确保行政行为相对人基本的权利不受侵犯。所以,捍卫自由迁徙的权利,不能把笔者作为批判的对象;否定过去的收容遣送制度,不能把笔者设计的制度作为批判的靶子。笔者纯粹是从技术的角度思考问题,既考虑到了违法行为人的基本权利,同时也考虑到了制度实施的可能性问题,不应该被大卸八块,各取所需,任意批判。
  我想,时事评论应该遵守以下规则:首先,必须完整地概括新闻事件,全面介绍新闻观点,不能够断章取义,误导公众。这是时事评论与杂文写作之间的根本区别。其次,必须针对新闻事件或者新闻观点产生的背景以及可能引起的后果进行全面的分析,不能够借题发挥,上纲上线。这是时事评论与散文写作之间的本质区别。第三,不能虚构事实和观点进行评论,不能借用新闻素材或者新闻观点树立假想敌展开议论。只能对新闻事件或者新闻观点的结论、逻辑表达、立论角度进行分析。这是时事评论与小说之间的本质区别。
  杂文家在制作时事评论的时候,不能够断章取义;散文家在撰写时事评论的时候,不能够借题发挥;小说家在分析新闻事件和新闻观点的时候,不能够编写故事或者观点,自言自语。总之,时事评论作为一种新闻表达方式,必须与杂文、散文和小说严格区别开来。决不能用小说、散文和杂文的笔法制作时事评论。
编辑: 耿荡舟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