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聽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论坛聽聽聽■ 订阅聽聽聽■ 关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主办:《知道》杂志团队

----------每月8日出版----------

发行人|戈鸽

创意总监|中南偏北

主编|洛烨
主笔|朝北
编辑|徐红刚、黄敏、耿荡舟卧榻可可、噪音美学、风依、左岸
技术|
火星日出、张宴
设计|
 

本刊撰稿人

ENJY、VERON、阿花、白云鄂博、崔卫平、顾里、H郝岩冰、胡言、凌烟、麦狗、拇姬、 石工、卧榻可可、徐蒜蒜、叶飞、羽毛乱飞、一个好人、张世保、张晨

读编往来

Email:zhidao@cnknow.net

 
返回首页
[胡言专栏]春心荡漾的我的心里从此没有你
作者:胡言 聽聽发布时间:2006-08-07 23:06 聽聽访问次数:494
胡言:
聽聽聽聽我向你坦白:我有女朋友了,但是我还是喜欢上了一个身边的女生。
  她也可能喜欢我,我不确定。可是最近我发现我在她心里真的不重要,彼此约定很多,可是她确不遵守。而我却在尽我所能努力帮助她、关心她,现在我发现有点不值得。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拥有什么,可是我还是放不下、舍不得离开,我不知道怎么办?给我一点建议吧,即使是废话。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阿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怪:
  阿门,问世间情为何物?阿弥陀佛!
  三年前,一个月光撒满窗台,春风摇曳的夜晚,我躺在一桩寂寞的床上无所事事。透过拂拂窗帘外点点的星光,对面住楼的几家灯火中的几双层叠的身影无限的引诱了我。不巧的是,文学男突然摔门而入,无限矫情的对我说,他终于失恋了。此前,他刚刚打了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电话,和很多你道听途说的分手戏一样,她是最后一个知道,可怜的还是电话。此刻,我估计他正无限神伤,开始不住的后悔,记忆的洪水泛滥而来,锁不住的闸门相当的无力,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过去记忆里的幸福和悲伤一点一点涌上心房、泛上眉头。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多年的感情一朝付水东流去,除了扼惋叹惜,多少唾液和砖块不时迅雷不及掩耳盗玲之势向他袭来。
  生命当时是一袭虚伪的骷髅,上面粘满了唾液和鞋印。他的切肤之痛告诉我,任何背叛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只不过有人付出金钱,有人付出身体,有人付出道德和罪孽。
  一个“饭在锅里,人在床上”的男人,曾是那么的幸福和令人羡煞。每天有女人帮着洗衣做饭,需要的时候还有人能陪着一起操练中学时候枯燥但当时看来是如此美妙和惬意的广播体操。这对一群整天窝在寝室游戏、扑克,A片(有时可解释为美国大片)的单身男确实是不小的勾引。无限幸福的文学男偶尔带着笑嫣如花的女伴出现在寝室,都会被各色段子催化,脸色殷红,像初春的桃花。不时引得上铺的诗人男暗自发誓:早日告别最后的处男日子,只是这场告别他等了整个四年的大学时光,这一直使他耿耿于怀。
  可惜,文学男毕竟是文学男,自古风流方才子。对文学男来说,风流才能文思泉涌,虽然不能文思如尿涌般夸张,但据说,每月总有几天文学男文思遏绝,但其余的日子诗作翩翩,不时见报校报、文学社等,这让我们很是诧异,文学男真乃奇人。于是,诗人男不免更暗自神伤,并自我检讨道:靠,深入人民群众都他妈废话,深入才能成就深度。
  若干年后,当我见到南周的宣传口号时,我无限的开始怀恋诗人男起来。跑题了,说道文学男风流是因为那小子,渐渐和文学社另一文学女青年勾搭上了,说勾搭其实是相互倾慕,文学男后来回忆说,他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在我看来,基本可信。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言以概括之:文学男喜欢上别的女人了。和你一样,他继续着和女伴的亲密接触的日子,而精神上他已出轨,并被无限的挣扎和自我否定、选择纠缠,这让他很愧疚。后来,终于在那一天,他决定告别,回到女伴的身旁,继续他们的缠绵悱恻。精神恋爱收场时文学男痛苦的告诉我,他再也写不出故事了,有些爱太多让人承受不来。
  曾经文学男很认真的对我说:如果你真的喜欢她请你走开,她会心疼你为她受的苦。现在我把文学男的故事和他的话讲给你听,他所说的就是我想说的。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胡言(lianlin827@hotmail.com)
编辑: 朝北聽聽来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相关法律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漏 2005-2006 《知道》杂志,保留所有的权利。
网络杂志,知道,《知道》杂志,《知道》,《知·道》,年轻人的读物
管理入口】【内部邮箱